共青团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委员会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共青团工作 > 涉外小团 > 正文

描写精彩人生,他的油画永不褪色

2021-04-21 12:37:31  点击:[]

描写精彩人生,他的油画永不褪色

前言

他养活了油画,还是油画养活了他?

他踏入宗教世界,追寻艺术真谛。

专攻于油画,用心打造他的艺术人生。

他认为自己是为了画油画而生,

发现尼众,填补中国油画发展史的空白。

他的画笔跟随他走过半生,皈依佛门。

这是湖南涉外经济学院美术副教授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丁超老师

我们带着一份崇敬以及一系列的问题,来到了后湖国际艺术区——丁超老师的画室。

老师拿来好茶招待我们,我们稍作休息,访谈随即开始。

教学 · 教训 · 教育

因为老师是艺术教学,所以说会和传统的应试教育有什么区别吗?那这样子您是做艺术的话,是和学生玩得比较来吗?

我们实际上就是朋友。上课的时候你是学生,下课的时候我们就是朋友。

那是不是就是在学术上是一种比较探讨的类型呢?

学术方面我是因人而异。每个学生都有不同的特长,你要是千篇一律,照着所谓的专业去走的话都会走偏,有些人可能兴趣不在这里,有些人可能才情不在这里。我觉得大学老师不仅要教会他们东西,而且要发现他们的特长,发现他们的亮点,再想怎么去引导他们。如果说是一味地教完课,夹起教案走人的话,我觉得大学生的学习是这么一种学习是不行的,方法也有问题。

那老师您会觉得说,学生学了您这门课程,就是画画或者其他的艺术类,但是从业这方面可能和他所学的专业完全不同,您觉得正常吗?

非常正常,我觉得非常正常。

因为我们学生遇到的问题可能不仅仅只是学习,还有生活方面等问题,因为大学生一天不仅仅只有上课。

我经历过很多东西。我之前当过记者,当过导演,在企业里面搞过销售,办过自己的企业,搞过之后回过头来,我还是想搞自己的专业。

所以我在过去遇到的非常多的这个「弯路」和「纠结的状态」。且经验教训可能更多,“我觉得就是说把这些教训,让你们早一点听到 ,不然的话你就走了很多弯路。”你看我们的学生,中学生从家里一出来,你在家里的时候,父母就说你准备高考,一切不用你管。那么,没有时间去听一些真正的,人与社会打交道的一些东西。中学老师也不会教你们这些。然后呢到了大学,大学里面(很自由),就是看你怎么学了。

图 |丁超老师以茶会友

艺术追求 · 创新 · 宗教

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学习油画?

说白点, 我当初喜欢画画。考起大学以后,在大学里面,基本功最扎实的人都选油画课,一般的就再选国画课,再差一点的就选那些工业设计呀,或者理论这方面的。我在学校里面算是比较优秀的,所以说就是专业上面一个是喜欢,因为我当时觉得只要我画画,我哪怕当一个电影院里面的美工都行。当时就是这么一个意思,所以我们那时候学专业和现在的小孩子学美术不同,我们以前是看不到前景的,我们高考以前是没有美术加分的,就是用「热爱」在坚持。

用尼采的话来说就是——如果每个人都能像艺术家一样来工作的话,那么这个世界就有救了。

图 | 丁超老师讲述美术史及未来前景

老师您对现在的美术有什么看法?

中国的美术时间太短了,中国以西化进入的时间,只有七十年左右。我们从解放开始,解放前大概三十年代,有一批人去过法国留学,那么这一批人后来建成系统的绘画体系,应该是解放后,解放后到现在大概也是七十年,所以留给我们艺术发展的时间其实不长。

俄罗斯一个以列宾为主的画派,他们在走一个循回画派也用了九十多年,他们扎扎实实以写实为主进行教学,我们在解放后也是用的这样一套体系,我们只走了很短一段时间,根本没有时间去积累,来达到他们那样以写实为主的技术去深入人心的状态。在这之后中国美术发展又受到了现代流派的冲击。

但现在有一批人呢,他们非常聪明,他们实际上就是一种“拿来主义”,他们就从国外抄袭一位画师,把它拿回国内,实际上他们没有创造,他们在创新方面还稍有欠缺,但他们在艺术方面占领的高度确实比较高。

现代中国的艺术就存在这样一个问题,很多人不去读书了,不去回过头来找我们中国艺术的起因,源头来寻求一个「根」,也叫「图腾」。

以艺术的图腾,去寻找我们东方人的审美和对于美术的理解。

丁超老师画作

到我们这一代,我们就尽量去规避这样一种“拿来主义”,因为我们认识到了它的危害,所以我现在在做的一直都是「创新」,你看像我现在做的尼姑这样的主题,就是一种创造,欧洲没有人做,东方更没有人做。所以不管成与否,我们的创新已经具备了。创造,独特的,有符号性的东西。我没有去追求市场,因为我做过的事,在我离去的时候,历史会为我记下一笔。我们不是求名,我们是在这个中间填补了艺术的空白。

处理艺术的手段有每个人的不同,有些人的水平可能比你还高,画画的基本功比你扎实,但是他没有这种「独创性」。而我的独创性,也与我的个人经历有关,我毕业之后没有直接进入高校教书,而是当新闻记者,当新闻记者对于我们来说特别好,因为我们有一双发现新闻的眼睛,有一种独特的思维。就是你生活中的某一个事件,有什么样的社会意义,这个社会意义与你所表达的思想怎样可以挂上钩。用一个点,来开拓一个面。

图 |老师与我们讲创新创造

您为什么会接触宗教这个话题?

首先,可能有一种迷信思想。我们虽然说受过高等教育,但是天地运行中的许多法则,我们现在目前还是解释不清楚,有关于命运。我觉得我应该就是一个画画的,我就觉得人应该是一个宿命,包括宗教里面也讲了一个宿命论,所以我就开始关注宗教,我23岁的时候就已经当上科长了,但是由于上面领导换届,我不屑于和新的领导打好关系,这又不是我所爱,我就离开了。

后来我就到庙里去寻找。包括了解一些佛教,道教,研究天体运行的自然法则等,我就觉得寿命也是一种自然法则之一,所以我在寻找和自己思考的过程中,刚好也是一个运气,我住在烈士公园边上,隔壁就是一个开福寺,开福寺就是一个尼众为主的阿门,我一没事,我就坐到那边去,坐到那里的感觉,他们刚好在那里念经,修行作法事,年轻的尼姑穿的都是袈裟。

讲句老实话,不好看。但她从你身边走过的时候,你感受到他们内心的一种喜悦,「没有粉饰」的一种微笑,感觉他们很真诚,很亲切,感觉这真是一种美,而我们社会上缺少这种美,人们都被粉饰了,我们的笑都是为别人而笑,我们的情绪都是在环境中的,没有那种真诚的笑,但她就做到了。

我觉得这个笑很干净,没有受到欲念,贪婪,各方面的衍生,所以我觉得这事我应该表现的东西,再加上尼姑这个题材,没有人涉猎,我愈加增加了信心。

系列作品《尼众·悟》

尼众 · 世俗 · 世态

您为什么会选择画尼众?画尼众对于宗教元素有什么特别的吗?因为如果是佛教道教也有其他的元素,人啊,比如说僧侣道士。

当时的思考跟你讲一下,由于中国儒教思想的影响,对男尊女卑这一块,包括以前的敦煌壁画等艺术品,很少出现尼姑这个形象,都是表现和尚有,表现喇嘛的有,但就没有表现尼姑的,那本身作为我们这个艺术创作来讲独特性符合,然后再深挖,我为什么觉得尼姑有东西可做?

有两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,尼姑确实是(需要被看见的),我们讲妇女顶半边天,尼姑是在半边天的一个传承,而且还解破了我们世界一半人的惑。

那么她们的惑,她们在这个时候有困难,(我们)有什么能帮助她们的?他们去咨询,去治疗,或者去开悟,那么这么大,一帮群体一直活生生的延续在我们身边,上万人呐,我们熟视无睹,而他们对于佛教的贡献是如此之大的,他们又不善于自我去宣传,佛教里面教导他们做了好事,不要到处说,所以不善于自我宣传。

(我)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,我当然,应该去宣传他,我当然应该把它们作为主题,哪怕没有市场,中国还有一种传统的观念就是轻贱尼姑,出门见了尼姑,就好像遇见了不好的事。这都是中国的封建思想,对于女性的一种歧视,但是他们又知道一点啊,古代杨贵妃还去庙里面净身,他知道那是非常干净的地方。

系列作品《尼众·悟》

而且首先就出现了一些文学艺术的误导,就觉得我们的戏剧,我们的故事,那么两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了婚,那另外一个女人怎么办?这是一个永久性话题,要么让他死掉,要么让他出家,这是一个常态化的方法,这成了一个写文章,写小说的固定模式,最后尼姑这个人物就变得很低档,就好像是看破红尘,含辛茹苦(却没有什么好结果)。

实际上有很多出身不同的尼姑,关于这一块,我也进行过很多的调研,在画这个尼姑的同时呢,后面一个阶段我就觉得,通过尼姑这个人可以把我作为一个记者,作为一个艺术家,可以把我的一些看法,融入到画里面去。

她只是一个符号,现在我们整个社会的人都属于一个浮躁状态,用金钱来论断一切价值,那么这时候人们的精神没有灵魂的安放处,就需要寻找精神灵魂的安放处。

那么就需要「安静」,那么怎么安静?就是放下,那怎么放下?一系列的问题就摆在你面前,你需要去寻找。包括我画的那个尼姑,眼睛一闭,她的内心有挣扎,有世俗的东西,但她又想修行自我,表示一种很冷静的状态,所以这都是我们在这一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矛盾。我们都需要一个一个去解决。

系列作品《尼众·悟》

下一个问题,因为我做过一些小功课嘛,人物表情都是淡淡的?

你还观察的比较细,不错。

达芬奇的蒙娜丽莎,他们当时有宗教信仰,禁欲主义是不允许笑的,所以它的弧度就是微微的探索,既想笑,又不像与当时那种追求自由的想法呼应,那你为什么不画那样的?

我有几个想法,第一个,我想给我的画「开一扇窗」,开一扇什么样的窗呢?就是在每个观众看我的画的时候都给他打开一扇窗,这个窗是你进入之后,你会思考这个尼姑在想什么呢?这个画家要表现什么意思呢?你(想的时候)就在开始跟我一起在创作了,你可能想到的东西,我都会想到,就是和我一起在创作,这就叫做「自动性」。

随着年龄你的阅历越来越多,那么你的想法可能就更丰富了,但要留扇窗在这里。就是表现一种很平和态度,这就是我们佛教首先要求的,处事不惊。

系列作品《尼众·悟》

实际上闭上眼睛比睁开眼睛更能够与观众互动,我就想既然曹雪芹能够用一支笔写出《红楼梦》这样的大著,她就是用文字的组合,那我作为一个艺术家,我为什么不能用一支画笔颜色的组合?让大家100个人看,有100种思考,不同的人,不同的出身,有不同的感觉,我这个是04年画的画,到现在为止也快十年了,我每次看他都会有不同的感受,每次不同的人来看,有不同的感觉,这不就是一本红楼梦吗?

我觉得艺术高度就应该高在这里,不能说这东西,一看漂亮,哎呀,完了。然后这是一堆赶火车的人,然后就没有看出别的了。这就不叫做艺术家,他们在用画笔写现实,没有对现实的思考提炼,没有对人性或者艺术的创造,提出新的东西,因为什么?因为它们没有新的思想,他们不去看书。

有很多在我们中国大牌的那些人,号称自己几百万一副作品的人,有几个很有市场,也看了几本书,像广州美院的郭润文,画得非常好,而且现在年纪很大,那一幅画现在也是上百万,那么她的粉丝已经有好多万了。

图 | 丁超老师的画室

中国文化部的人说,从理论,从哲学思想来谈的话,我跟他完全可以匹配,是的,但是如果从绘画的角度来讲,我非常清楚,我是学他的画画,考起大学的,我是在学他的画画技巧的,那在这个上面,他绝对是我的导师。

但是从「思想」上来讲,关于这个东西,曾经有一个画家来问过我们,我和郭润文之间的区别在哪里?我说我首先是用哲学来指导我的画画,而他是因为画画而去寻求画与哲学的相似。

所以这是不同的,对于艺术品来说,这是一个一直在争论的问题,这是解说不清楚的,到底是先艺术还是先哲学?

系列作品《尼众·悟》

这是美术和哲学之间的一个大课题,我们大学生还有一个最基本的底线,我看到不好看的,可以不夸,你不要连所有的东西都夸。你觉得不好看的,人家说好看,你也说好看,我可以不喜欢,为什么一定要说喜欢?

(这样)就造就了我们社会上一种片面的跟风,我至少保证我不说它的坏话,我不喜欢,你对自己真诚一点,所以说不是真正的好东西,你看到你会动心的,你不会没有一点感觉的。只是说,社会形成了一种(风气),像这样大家就只会说:“这个画好啊!”

(如此)你自己没有自己的一个评判,你是不是没有自己的喜好?像那些说我也好喜欢,这就是在欺骗自己,你欺骗自己,还欺骗了画家,还欺骗了周围的人,这是在做什么?

这是佛教里面讲的做孽。所以我们大学生对美学这种东西要留一点心,同时慢慢的提高一点品位,然后给社会本身已经很龌龊了,然后你还要增添一些糟粕,然后让自己融入那里面去,所以要保持自己,还要有一点点的个性良知。

丁超老师家乡的黑瓦白墙

好作品 · 虔诚 · 崇敬 · 社会意义

那我想问一下,那是不是就是说一个好看优秀的作品?画动漫画什么的,做的都是精美精品,他们要怎样才能从他们说的好过渡到精这样的一个环境?相当于是您是怎么从画好画到传达好画?这是怎样一个过程?

这个应该不是画好和传达,而是说创作,你就是奔着一幅好画去画,在画的时候,你用的心用的程度就是首先对一个艺术,要有一种「崇敬」的心理,如果我们艺术家对自己的东西都没有一种崇敬,那何为高精?西藏画唐卡画的时候,唐卡他们那种虔诚,对他们来说是边拜佛边做的。甚至用两三年画一副那种东西,所有的金银财宝都用在这个上面都可以,他是宗教的一种虔诚,而我们艺术家对作品是不是能达到这样一种虔诚?

真正虔诚的不需要画的细,画者会自己出感觉。当然也不是说要画出什么感觉,也许这幅画完成得很快,但画者用了心。

画者中选素材甚至只有几分钟,也可能几天,就像那幅画,我是深夜在哭泣,画了12个小时,当时我是看着电视里眼睛边流泪,我觉得太可怜了,太悲惨了。那里还有很多像关于爱情的事迹,还有很多感动的故事。

中国美术馆展览作品《无言》

我们这样看都觉得会被那样的眼神所打动。

是啊,当时刚好就是救援队来了,他还被压着,不能马上就出来,先给她戴上口罩,不哭不闹,当时这个题目一开始叫《无言》,还有叫《叔叔救救我吧》,还有叫《救我》,还有很多(叫法),我觉得苍白无力了,就叫《无言》,那些人已经来救助我了,那我还说什么?

无言,就是说不用你说来救我,而是我们看到他都会去救她。

这幅画唤醒了人们内心隐藏了很久的「良知」,我觉得这是唤醒人们内心的一种善良良知,去唤醒每一个人,每一个人看到都想去救她。然后她已经有人救了,我觉得在这之后她还充满着对社会的一种「敬畏」,所以我没有画那些敲钢筋的人,他们在做什么已经不重要了。

那是他们的一种责任,就像军人祖国养了你,在需要你的时候,你就应该上,这是你的责任。良知是什么?就是你不上,没人怪你,但是你内心对自己有一种谴责,不应该这样的,这就是我们社会所缺少的一种东西

丁超老师笔下的道士

老师,那您的画的风格是什么?

我是用西化的材料,油画的技巧,中国的理念,是一种渐攻代谢的方式,上次车校那篇文章里面也谈到了这个问题。

我们现在打印机技术打得都很精美了,但是那东西你一打印出来就打死了,那我们就发与照片不同的地方,该虚的地方虚,不要的地方省略,我可以提出我认为最重要的东西。

丁超老师家乡的黑瓦白墙

最后的最后,我们与老师谈得意犹未尽,在那天的阴湿宁静中,留下这有意义的一天,我们与老师道别。

图 | 小团和丁超老师的合影

后语

专于学术不失意趣

教书育人韬略才情

一撮清茶,几个茶杯,老师的手里忙活的只是生活里的平凡与平淡,

但老师的眼神清朗有力,不难想象他拿起画笔时,整个人会是什么样的神态。

尼众的恬静是老师心里对”干净”的描写,是清是禅也是宿命。

尼众轻合的眼,微蹙的眉宇间的,是他画作里的留白,

我们从中又看出了什么,得到了什么呢?

比起直白的拿来主义,丁超老师的画作都与尼众一样,引人思考,是画家的表达,不只是线条色彩与技术,而是带入了情感与哲理。

丁超老师画作的深刻性更离不开他自身的阅历,做过记者,自主创业等,他意识到美术艺术才是自己的那一份皈依,是冥冥中一份宿命感的驱使。聊起过往,他轻笑谈起那些被他放的”无冕之王”的工作待遇,面对我们好奇的眼神,淡淡说学生们也会自己去经历自己的人生。

丁超老师”但我不羡慕现在,我也曾年轻过”,一下子让我们感受到了老师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。厉久弥新的,可能不止是画作,更是老师这样满怀思考的作家,永远在艺术中前行。